慕青

不断的掉坑中。。

#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#

#楚子航·夏弥# 

在北京地下的尼伯龙根里,夏弥变成了耶梦加得。楚子航三度爆血,无限接近于死侍,楚子航父亲留给他的“御神刀·村雨”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刀柄。 

“师兄你要是按着我发给你的短信,明天穿上新买的衣服来我家的话,你就不会死了。” 

“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,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?这些天我总是想,可我想不起来。” 

“你是不是请过一个女生去电影院?她是仕兰中学篮球队的拉拉队长,她梳着很高的马尾。你还请过一个女生去水族馆,她是仕兰中学的舞蹈团团长,她在你背后的瑜伽毯上练功,可你只是说那间屋子很凉快。”

 他记起那些模糊的脸了,一张张都那么清晰,叠合起来,变成了跪坐在自己身旁的女孩。 楚子航缓缓张开双臂把她抱在怀里,她另一手并拢为刃爪,抵在楚子航的后心。 但楚子航更快一步,一把折刀刺穿了夏弥的后心,刀刃上有贤者之石那样的血红色。

 爱唱歌的女孩被埋在花下了,连带着她的野心,残暴和谜一样的往事。 楚子航直到后来一直都记得这个女孩,她既是夏弥也是耶梦加得。

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,流离之人追逐幻影。
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慕青 | Powered by LOFTER